来源:中国科学报 作者:李瑜 发布时间:2016-4-19

近段时间以来,中国的气象格局出现了明显的“两极分化”:北方持续晴暖、南方暴雨成灾。受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超强厄尔尼诺的影响,气象和水利部门分析认为,今年我国南北方汛期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。

现实情况不容乐观。据国家防总监测,目前,全国已有61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,防汛形势严峻,多地正全力备战汛期。

大洪水是否会发生?十几年来,中国的防汛形势又发生了哪些变化?这对中国防洪能力或又是一次严峻的考验。

多年未见的怪象

“今年的厄尔尼诺是很多年来都没有见过的,赤道东太平洋海温高得有点离谱,是1951年以来最高的一次。”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研究员贾绍凤向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如是强调。

据介绍,厄尔尼诺是太平洋赤道海域水温异常升高引起的一种异常气候现象,它往往会引起太平洋周边多个地区气候异常,其中一些地区暴雨频繁,出现洪涝灾害,另一些地区则高温少雨,严重干旱。

一般说来,厄尔尼诺持续的时间往往在1年左右,然而,这次有些反常。“这次的厄尔尼诺一直在积累能量,不像其他的厄尔尼诺那样到一定程度就退下去了。”贾绍凤说,此次厄尔尼诺从2014年9月出现,今年已是第三年,积累的时间比较长,温度异常幅度比较大,跟诱发1951年洪水和1998年洪水的厄尔尼诺强度有相似性。

在水文专家、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黄津辉看来,今年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高。“从长期规律上讲很有可能,而且今年异常信号也比较多。”

据国家防总最新通报显示,今年入汛时间较常年偏早11天,南方春汛来得早、来得猛,先后出现7次移动性强降水过程,为近5年来同期最多,华南、江南南部、西南东部等地降雨量较常年偏多二到五成。

“气候确实有太多的不可预见性,提前作准备是应该的。”黄津辉说。

北方不容懈怠

面对很可能到来的大洪水,防洪能力建设是否到位无疑成了公众最大的担忧。

“我国的防洪能力比过去有很大提高,但具体到是否能充分应对这场可能发生的大洪水,谁都无法打包票。”黄津辉说,国家多年来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和科研投入,到了接受检验的时候了。

此外,江河之上的一系列水利工程将发挥何种作用也同样让人期待。“就长江来说,防洪能力肯定是比1998年要大大提高了,因为三峡水库会发挥作用。”贾绍凤表示,即便大洪水真的来了,三峡工程也不会受什么影响。“水再大,三峡泄洪能力都是足够的。我们是按照万年一遇的洪水强度建造的,必须保证大坝的安全。”

从目前官方发布的信息来看,今年我国南方汛期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,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北方地区可以高枕无忧呢?

对此,黄津辉认为,现在下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。“不仅是长江,几条大江大河都有遭遇大洪水的可能。比如,1998年那次大洪水来的时候,除了长江,松花江、海河流域也都发生了大水。”

“我觉得各个流域目前都已提前进入防汛阶段,这个事情谁都不敢掉以轻心。”黄津辉说。

警惕“双重打击”

近年来,内涝灾害已经成为影响城市安全的一道重大隐患,那么,今年的防汛工作是否会遭遇“内涝+洪水”的双重打击?

“洪水和城市内涝同时发生,这种可能性确实有。”贾绍凤指出,暴雨之后,城市的退水会进入下游河流,但如果此时恰好赶上上游下来的洪水,下游河流的水位就会提高,城市里的水就排不出去,会造成河水倒灌城市,这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据黄津辉回忆,当年“7·21”北京特大暴雨也差点让天津处于危险之中。“当时天津也下了一场大雨,幸运的是比北京晚了两天,避开了上游北京来水的过境时间。如果要是叠加起来,是会发生大问题的。”

贾绍凤进一步指出,在今年的防洪过程中,不能只考虑来自江河上的洪水,也要考虑城市本身的泄洪能力,提前做好各项预案。

此外,在水利专家看来,洪水并非只有猛兽般的破坏性,如果善加诱导,也可能使其驯服和造福人类。

“如果是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,洪水也是宝贵的资源。”黄津辉指出,尤其对北方地区而言,洪水对水库的调配很重要。如果调配得好,对来年的春耕灌溉和丰产会发挥很大作用。

比如,2012年的“7·21”大雨,天津地区的一个水库就进了上亿方的水,相当于几千万元的收入。黄津辉指出,任何自然现象都不能被单纯当成灾害来看待,如果能够找到安全和利益的平衡点,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

相关文章